漆雕澜

诶嘿嘿你猜我最近又去哪儿浪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兄弟啊好兄弟啊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456:

兄弟自拍

建筑真的很令人秃头

致敬各位毕业了还有头发的前辈们

2333我直接抠了电影的背景

安娜贝尓看多了真的觉得这个娃娃慎得慌

换了新电脑要啥啥没有

单图层没笔刷鼠绘

我的妈我糊不完了(´;ω;`)瘫

少年文州


【愿世界对手残温柔以待】X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这游戏却没办法好好玩了

【都怪我的ID_(:з」∠)_。。。】

遗传失格—飓根:

每次被大佬的触技或者是写文的高超水平震撼到以至于激情去敲窗后被回复了的我。

可能也是大家?

【韩叶】试探

思嘉是个二傻子:

【韩叶】试探


ooc算我的/双暗恋向/清水/小型bug请勿在意/大型bug请一定提出/时间轴混乱/


 


 


一.


[全明星周末 第三天 霸图主场]


韩文清往门口走,这里面的路挺拐,但这是霸图的主场,他要真给绕进去了那才稀奇。


再往前面的拐角就有光了,他抬了点眸,难得精神有些恍惚,下意识加快了脚步想快点走进进光里,却不想差点和人撞了个满怀。


 


叶修也是一楞,他看着韩文清一步又退回了阴影里。


“哟,老韩,差点又撞上了。”他笑。


韩文清低低应了一声,没搭话——叶修说的是“又”,一点没差,第四赛季时在同样的地点他们还真撞了个结实。


那个时候叶修手上的烟差点把他的衣服给烧着了,韩文清记得自己二话不说把人给训了一顿。叶修就重新点了一根烟,边听边抽,抽完后问他“训完没?训完我可走了啊。”然后头也不回的继续往前走。


叶修走了好远之后韩文清才反应过来这人刚刚输了一场比赛,于是心中稍有内疚,但那时年少的血性与傲气让他并未向对方道歉,只是多了一份关注。


哪曾想这一关注,就给栽上头了。


 


叶修乍一眼看见淹没在阴影里的韩文清似乎极轻快的笑了笑。他自己都未察觉的微微缩了缩瞳孔,摸烟的手一时失去了大脑的指示,摸了摸衣兜又给放下了——叶修就没见过韩文清笑,虽然这人凶巴巴的模样也足够有趣,但这么多年下来多多少少还是存了个念想。于是那一瞬间他几乎抑制不住的想将韩文清一把拉进光里,到底是克制住了。


 


叶修拢了拢不知飞哪去了的心思,重新开了口“老韩啊,刚才配合得不错,但是离我太近了,真不怕我转头下意识就朝你开火?”叶修摸着打火机,抬手叼了根烟含含糊糊的说。


“你不会。”韩文清的音色极沉,但凡压低了嗓子说话便很是惑人,偏偏这三个字他又说得笃定,一如既往的坚定语气落在叶修耳里却变了调。


叶修偏头看着韩文清,手上心不在焉的玩着打火机却始终没点烟。


阴影里的高大男人伸手指了指天花板“灯坏了,再往那边走什么都看不见。”


“我没瞎,那头黑漆麻空谁往那边走啊。”叶修笑,滴溜溜转了个身“这不躲记者么?老韩你再给指个路?”


“你对霸图主场熟,不用我指。”韩文清说着,偏转了视线瞄见叶修蓬蓬的发旋。


“那不是,去年这儿不是翻修么,今年才给修好,我是怕这一年把我不在有什么改动。”叶修仍是懒散模样,他走路时重心偏后点儿,总叫人觉得会倒了,韩文清瞄着他有点大的兴欣队服,一句“多吃点”又咽回肚子里——起码现在,他还没有说这句话的立场。


“没改动,这一年什么都没变。”韩文清回答他,微微皱着眉。叶修闻言便回头看了他一眼。


“是啊,什么都没变。”他语气感慨,似乎意有所指,可韩文清性子太直,咂摸了半天也没从这句话中咂摸出什么味儿来。


没几步就要走进大厅里了,叶修和韩文清道了一声“再见”后转头又不知摸哪条道走了。


 


二.


韩文清换了一身常服,在选手通道里走着,忽听身后一阵兵荒马乱愈逼愈近,他还来不及回头就被一双微凉的手拽住风风火火往前跑。


 


 


“愣什么神!跑啊!”叶修头也不回的大声吼,韩文清没搞清楚状况,身后记者一堆堆跟洪水似的涌过来,好多摄影师扛着机子疯追,快得连韩文清都自愧不如。


就这样跑出去又拐了几个巷,叶修这才松了手,扶着墙大喘气。


“看到记者就快点跑,记住了没,包子……”最后一个字音拐了十八弯又消没了音,叶修瞪着韩文清,韩文清立刻瞪了回去。


“靠。”叶修难得爆了个脏字“我眼瞟了。”


然后他打量了一番自己刚刚拉着的男人“老韩你有事没事穿什么红白色衣服?你当这是红白喜事一条龙么?霸图队长穿得跟兴欣队员似的,想混进兴欣当间谍?就你这脸……别想了。”


韩文清给他垃圾话气得不行,哼了一声后才开口。


“你管我。”


“是是是,我管不着咱霸图韩队。”叶修揉了揉太阳穴“我俩完蛋了,刚才记者拍了好多照片都是拉着手跑的,明天上头条都不是事儿——什么十年对手牵手狂奔为哪般啊……你信不信那帮记者连私奔都能给你整出来?”
韩文清心里觉得真要这么报道了倒也不赖,但他面上没说话,脱了自己外套蒙叶修头上,拽着他往外走。


“去哪儿?”叶修稀奇到。


“吃饭”韩文清回头确保自己把人给捂结实了。叶修埋在衣服里就露一双眼眯着,跟狐狸似的,但是韩文清知道他这是在笑。


“你请?”隔着衣物,叶修的声音闷闷的。


“我请。”韩文清道。


叶修一听这话便从善如流跟着韩文清走了,他把脸堆在衣服里还挺乐呵,鼻翼间全是韩文清的味儿,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就是可安心。


 


没走两步,叶修忽便想起张佳乐那二傻子之前给他发的一张“钱包脸健身自拍图”:韩文清对着镜子仅穿了一条将将过膝的运动裤,健身房镜面反射出他令人血脉喷张的身材和外面一堆围观人员——男女老少,应有尽有。


后边张二傻配言:叶不修,看看我们队长身材好吧?哈哈哈,你不及他十分之一帅。


但那时叶修哪里还顾得上反击他,光看着图就高血压犯了,狠狠喝了两口清茶,又登上荣耀赶紧找大漠孤烟打了一场。


 


他这一时间心猿意马,就连韩文清停下了也没注意到,一不留神就撞到了那人身上。


“到了。”韩文清说,叶修抬头看了看招牌,有些发愣。韩文清转头看他。


“还记得么?”他问。


“记得,这是嘉世和霸图头回一起聚餐的地方。”叶修笑笑“那个时候你比现在还凶,我坐你对面总担心你把我生切了蘸酱吃。”


“……”韩文清无奈“有这么吓人?”


“有。”叶修眼睁睁看着男人有些抑郁了起来,于是又道“不过我从没见过你笑啊,老韩你要不笑一个看看会不会缓和点?”


“你想看?”韩文清问。


“你要是笑了,那还不是不看白不看。”叶修边往里走边撇嘴。


韩文清没接话了,包了个包间又点了菜,这才叫叶修把自己外套还回来。


两个人吃饭都很安静,韩文清吃得快,吃完之后便盯着叶修看,眼底的复杂情绪藏得极深。


叶修生生顶着这样的目光吃完了一顿饭,餍足的眯着眼。


“下午回杭州?”韩文清问,对面叶修起身打开窗户后点起一根烟。


“是啊。”他斜倚着窗户,站没个站相“不过就刚刚这一折腾跟着欣兴的车走是没戏了。老韩,把你手机给我一下。”


韩文清把手机给他,叶修低头输号码,脖颈是一截苍白脆弱的弧度。


“这里离会场近,我去开车过来。”韩文清起身穿上外套“送你去机场。”


叶修笑笑“可以啊,老韩,人挺好。”


他转过身来,烟尘于光中飘逸扩散,叶修半张脸都被烟雾隔开了,看不清。倒是执着烟的那几根手指纤细而清丽——颇有几分碟翼的味道。


韩文清眉棱骨不易察觉的一跳,随后眉头却皱得更深了。


他没再说话,转身走出了包间。


 


三.


晚上到杭州后第二天啥都没干,不想第三天早上起床后叶修总觉得大家看他眼神不太对。


“沐橙,我脸上有东西?”叶修在餐桌边坐下问。


“不是不是,你自己看吧。”苏沐橙笑着把手机举到他面前,上面的照片赫然就是他拉着韩文清在狂奔……


“得,我把这茬给忘了。”叶修扶额,紧接着苏沐橙继续把新闻往下拉,下一张:包房里他笑着把韩文清的衣服还回去,霸图队长则为了迁就他而微倾侧身体。要说上一张是混乱中的混乱,那这一张就已经和谐得超越和谐了。


而叶修看到这张图的头一个念头便是“那个时候韩文清有这么近?”倒是也完完全全把怎么被拍到的这个问题丢在了脑后。


 


“坦白从宽 抗拒从严。”魏琛说着,视线瞄了过来“就说说你怎么威胁人韩文清的吧……瞧这霸图队长脸黑得。”


“我倒是觉得韩队的脸没那么吓人了。”方锐咬着油条,凑近了研究。


“前辈,喝水。”乔一帆冲着这个空档笑容可掬的挨个发白开水,一副五星级饭店服务员的架势。


“这照片哪像十年对手,跟小情侣似的。”方锐研究了半天总结道。


“你别说还真是。”魏琛表示赞同,扭头去看叶修“有一腿没?”


叶修“呵”了一声,清清嗓子“魏琛同志,我以队长的身份命令你,放下你的早餐,出门左拐别回来了。”


然后魏琛“哐”的一声就站起来了,还真乖乖往门口走。趁着要一脚踏出网吧领域之际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款款回头“老叶,真不用我给你带包芙蓉王?”


“好,你快点回来。”叶修头也不抬的道。


“……”众人。


 


结果魏琛一趟出去没一分钟就跑回来了,他手上啥都没拿,倒是跑得大喘气,一张脸煞白。


“大青天遇鬼了?”叶修问。


“没差。”魏琛喘两口气缓缓“我看到韩文清了。”


这一句话下来方锐当场就呛住了,咳个不停。


魏琛口中那正主却转眼就来了,一股黑老大“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压迫感扑面而来。韩文清一步步往吧台走,包容兴不知从哪里摸了一块板砖掂着,满脸警戒与难言的兴奋。


高大男人挽着袖子一拍桌子,面上黑气几乎汇聚成了煞气,瞄了叶修一眼。


就当所有人都以为叶修完蛋了的时候,韩文清低低吐出两个字:“上网。”
“切。”包容兴道了一声,兴致缺缺的放下板砖“出示证件,要抽烟就往抽烟区走。”


“不抽烟。”韩文清递过身份证,叶修在一堆石化的人中站起,走过来看韩文清证件照。


“这脸……哈哈哈哈”叶修狂笑“来,老魏,快拿手机拍个照片,不是说上林菀缺门神驱鬼么?这儿有现成的。回头弄个黑白的裱起来挂门口啊。”


 


魏琛青天碰见钱包脸的心悸劲儿还没过,这会儿看着韩文清就胃疼,当即摆了摆手“我不成,换个人拍。”


于是叶修乐颠颠把韩文清的身份证在兴欣众人处传了一遍


韩文清“……”


 


四.


餐馆小妹颤巍巍用手去摸自己的钱包,叶修一手阻止了她的动作,一手指了指韩文清。


“这位是来吃饭的,不是来抢劫或者砸场子的。”他解释道,又点了菜。那小妹记好吃啥后慌不迭跑了。


“瞧你把人吓得。”叶修笑,摇了摇头“不过还真没想到你会来上网,包子的板砖都快扔出去了,我们老板也给吓坏了。老韩你回头还是买个啥东西遮遮脸。”
韩文清阴着脸说“成吧”,对面是他十年来的对手,却没皮没脸笑得跟一只暖毛狐狸似的,总叫人想帮他正正骨。


“多久到的?”叶修问。


“昨天晚上。”韩文清道。


“来干什么?”他执起一根烟,想了想又给放了回去。


“苏杭这带适合养生,过来帮家里老人看套房子。”韩文清说起这事也是有些头疼,眉头又皱紧了些。


“凶。”叶修不知什么时候摸了根筷子,用反面戳韩文清“川”字型眉头,兴致颇高的样子。


韩文清愣了一下,伸手拍开他的筷子。忽听一阵相机的“咔嚓”声,叶修警觉,侧头发觉陈果,唐柔,苏沐橙三个姑娘就坐他们斜隔壁桌,一个一脸慈母般的微笑,一个若有所思,一个放下相机后笑着对他做了一个“继续”的口型。


“……”叶修又看了看对面毫无知觉的韩文清。这男人近看英气得很,棱角分明的面容跟刀削似的,一眼就知道是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 也是一个明显的直男。[不存在的]


“那个啥,老韩你把头往里侧点。”叶修道,韩文清不明所以但还是按他说的做了。


一会儿瓷碗装着的黄焖鸡就上来了,叶修把大的那份放韩文清面前,就着刚刚戳韩文清的筷子就吃了起来。


不想抬头低头一小会儿面前的碗就掉了包,韩文清心安理得吃着换过来的小份。


“老韩你这给我我也吃不完啊。”叶修哭笑不得,韩文清瞄了他一眼。


“再瘦就没形了。”男人这样说道。


“得了吧,转头胃撑大了自个儿都养不起自个儿,以后养媳妇多难。”叶修说这话时目光飘忽忽落在韩文清身上,不巧那人也正抬眸看他,两人视线就直直撞上了。


“想找个什么样的?”韩文清沉吟,眸里暗了些,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谁知道呢。”叶修微瞌下眸,压低的视线中自嘲一闪而过。


韩文清看对面的人低着头,他却分明感受到了叶修的怅然若失。


“我倒是有个人选。”叶修低低道。


“被人拒绝了?”韩文清猜测。


“没。”叶修摇了摇头“我和他没可能……老韩你呢?有这方面的打算么?”


韩文清想了想,抬头看着叶修“我和你一样。”他道。


——是一样的怅然若失,在亦步亦踌且进且退的试探中,迫切的希望给彼此一个无望而利落的了断。


 


五.


我和你一样——叶修反复嚼着这五个字,一路走得恍惚,一脚快踏上马路中央也没发觉。


“叶修!”刹那间一股极大的力将他向后拉去。疾行的摩托车在面前呼啸而过,迎面而来的风尘宣告了他的劫后余生。


韩文清一把将人拉进怀里,眸里蕴着怒气:这人tm的差点把命给丢了!


而叶修回过神来时便抿了抿唇,韩文清的呼吸落在耳畔,真实得几乎让他感到了惶恐。


“叶修!”韩文清却飞快的推开了他“长了腿不知道怎么使是么?冲着车就上?你tm当你打游戏还有技能可以用?知不知道刚刚那要是真撞上了,真就没命了!”
叶修悠哉游哉点起一根烟“知道。”


韩文清眼角一抽,几乎想给他一巴掌“知道还不小心点?活着不好?找死很有意思?真tm应该让你让你下地狱去试试。”


韩文清愈说愈火大,拽了叶修的手腕就往上林菀走。叶修一手抽着烟,一手就让他拉着。


“老生气会早死。”叶修吐了一口烟道。韩文清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眼白泛了点炙红,自是气得不行了,他反手夺过叶修的烟,自己猛抽了一口后给丢在了路边。


两三步后韩文清才把烟气吐了出来,一时间黑脸白烟,与修罗没啥区别。


这下叶修倒是愣了“不是,老韩你会抽烟?”


“早戒了。”韩文情气沉丹田,不断的告诫自己不要对身后那个没心没肺的生气。


“这样啊。”叶修道“那还挺厉害。”
“是厉害,比你带点脑子,总不会往车上撞。”韩文清啐他一口。


叶修就笑,不说话了。


 


六.


“哥。”苏沐橙进了训练室,笑得蛮高兴“刚刚和韩队吵架啦?”


“没。”叶修操纵着人物打出一片绚烂的操作,快速解决了对手后才回头看她“韩文清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对了,你们几个刚才干什么呢?”


“拍照片呀。”苏沐橙晃了晃手里的相机,挨着叶修坐下“不过你和韩队站在一块可真般配,多久在一起的也不告诉我一声。”
“没在一起。”叶修温柔又无奈的笑了笑,揉了揉自家妹妹的头“一天到晚就想把你哥送出去是吧?”
“那没有,我就是觉得韩队挺好的,也挺喜欢你的。要是真的在一块很棒啊。”苏沐橙一边说着一边翻相册。


“哪那么容易,韩文清再怎么看都是直的,我这边单方面没辙的。”叶修苦笑。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苏沐橙把相机举起,上面是韩文清的侧颜,正认真看着自己吃东西,那目光决计没有平日的严厉。


叶修看了一会儿,还是叹了口气。


“哥,你要相信我们女人的直觉很准的。实在不行就下回试探一下好了。“苏沐橙偏着头道。


 


七.


韩文清在杭州呆了三天,但后来不知怎么就还真没怎么和叶修碰面了。


两人似乎都很有默契的避开了对方。


 


回到青岛时张新杰帮韩文清把他的车开来了机场。
“队长,有进展么?”霸图副队是个知情人,上车后推了推眼镜问。


韩文清皱着眉摇了摇头。


“如果还记得对话的话,我可以帮队长分析一下。”严谨的男人平视前方,韩文清便边开车边和他讲。


“再试试。”张新杰听完后转头看他“答应的几率很高。”


韩文清说“好”心里却还是有些担心挑破以后连这个人都见不到了。


张新杰眼里拂过一丝诧异,他不确定的问“队长,你在犹豫?”
韩文清一开始没答话,只是开车,瞳孔却渐渐安定下来,车在高速上疾行,似乎会永无止境的前行,男人犀利的面容恢复了以往的锋利。


“不会有下一次了。”韩文清道——因疑虑而慢下前行速度这种事,不应该出现在他的人生轨迹中。


“应智取。”张新杰如是说到。


 


八.


季后赛兴欣对霸图的最后一场已经打完,林敬言在记者会上宣布退役。


一时间多少人都在感慨。而霸图余下三将坐在席上,空的那一席似乎从来没有人来过。


叶修抿着唇看记者会,韩文清坚定地坐在那里,大漠孤烟的形象似乎慢慢和这个人重合。


他一直认为韩文清很适合拳皇这个角色,攻击直来直往,霸气而勇猛——他是血性的战士,不耗尽最后一滴血就绝不会服软。但也就是这样一个人,在为了冠军这个目标时也终是使用了一些小计谋。


‘除了荣耀之外,还有什么可以让这个男人改变?’叶修不禁这样想到。


再看向镜头,恍惚间又看到了很早之前的发布会,韩文清盯着镜头逐字逐句的道“我等你回来。”


几乎是想起的一刹那,叶修飞快的摁灭了烟。


他这才想起来,韩文清那个时候说的是“我等‘你’回来”而非“我等‘他’回来”。转身又去找魏琛借来手机确认了一番,他这才微微挑起嘴角。


 


也就是说,那时他一度以为韩文清对整个荣耀平台所说的话,究其本质不过只想传达给他一个人罢了。而那个人大概也一如既往的坚信自己一定会听到的吧。


于是那一记和拳皇一样直接而霸道的直球居然就这样被他忽视至今。


叶修想明白厉害关系后心情愈加的好了起来。


 


//兴欣发布会结束之后众人回休息室拿东西,就见韩文清等在门口。苏沐橙见状就推了叶修一把,小声对他说“加油”。


眼看着众人进了休息室,叶修这才抬眸对韩文清笑笑。


“有事?”


“陪我出去走走。”韩文清道,他看着叶修站在白炽光里,披了一身星辉般挑着眼角笑得璀璨。


“成啊”叶修回答。


 


//韩文清把车开到了一个公园,夜半人少,两个人便在路边慢慢的走。


光挺暗,沉默着的两人都在斟酌着该如何开口,于是那一会儿静谧的时间就近乎偏执的被拉得极长。


“叶修/老韩。”两个人同时开口道,叶修对这种言情剧一般的神展开几乎快笑出了声。


“你先说。”韩文清却正经的在灯下站定了,直直看着叶修的眼睛。


于是叶修也很配的开了开口,但什么也没说出来。


他本以为自己已经足够有勇气去结束这漫长的试探了,但不想真真对上韩文清炽热眸子后,就很难再表达出什么。


 


“算了。”叶修放弃,伸手去拿烟。韩文清却飞快的抓住了他的手,贴在了自己脸上。


微凉的手指被温暖所包裹,叶修愣在了那里——他差点以为韩文清会亲吻他的指尖。


就着这个姿势站了大抵有十几秒,男人的视线愈来愈沉,叶修几乎想调开视线,但总有些感到不舍。


“外面凉,我送你回去。”韩文清再开口时尾音落入地底,掺了某种蛊惑人心的味道。他牵着叶修往停车的位置走去。


‘这到底是怎么了’叶修想着,刚才那一小会儿似乎什么都挑破了又似乎什么都没发生。


他们之前走得离车有点远,回去大概要个十几二十分钟。他突然觉得刚才应该走得更远一点,毕竟能和韩文清牵着手并肩而行的感觉真的不赖。


韩文清拉着人慢慢走着,他心里没多大把握,但还是毅然决然继续进行了下去。


 


温热的手掌一点点转换了位置,等叶修发觉时已经变成了双手合十的平行模样。


‘他要干什么?’叶修不禁偏了一点视线,身边的男人把唇崩成了一条直线。


再一会儿,似乎是看叶修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韩文清的五指扣进了他的指缝,手心与手心以最亲密的方式贴合在一起,叶修在惊诧中并未给予韩文清回应,他仅是知道那人的手扣得不算强势——似乎给了他足够挣开的余地。


韩文清见人没有回握住他的手,些许忐忑。半晌后他咬了咬牙,想就此松手了,不想这个时候,叶修的指尖稳稳的搭在他手背上。


 


十指相扣。


 


韩文清在那一瞬间如释重负,他偏头对叶修笑了笑,和在全明星时那个转瞬即逝的笑一样的,并多了一份释然和愉悦。


 


叶修看见霸图队长松开了眉头,剑眉微微挑起,似乎温温和和沾了点儿暖阳染开在嘴角。眼里的肃穆悉数散开了,在眸底铺开一片低沉的光影——影里是叶修的模样。


 


这人要是笑起来,贼好看了。


叶修呼吸滞了一滞,侧开了头。


 


两人缓缓踱到了车边,韩文清帮叶修把车门打开。


回去的路上相顾无言,韩文清只是把手机给了叶修供他玩。


“密码是你生日。”韩文清道。


“知道了。”叶修抬眸看了看他,那人还余着一抹浅笑在唇边,也是极让人心动了。


车停在宾馆门口,下车后叶修想了想还是上前拥抱了一下韩文清。韩文清几乎是惊喜的搂住了他。


“过两天我去杭州找你。”韩文清附在他耳边说。


“好。”叶修道。


 


九.


“怎么样?”苏沐橙一听他回来了就来了叶修的房间笑着八卦。


“在一起了。”叶修有点恍惚,想来仍是有些不真实,分明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说出口,但他心里的答案已经笃定到百分之百了。


 


相互珍守的那份情谊,在试探中一点点被怀疑又再坚定,甚至连最后的决判也是在不安的试探中得到圆满。


他们都是这样的害怕丢失了对方,以至于每一步都小心得似走在刀锋剑刃之上。


除了荣耀之外还有一个叶修可以让韩文清改变。纵使韩文清是一个如此固执的人。
这是叶修在休息室所想的那个问题的唯一答案。


 


“晚安。”韩文清发来消息。


“晚安。”叶修回复。


 


试探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