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雕澜

诶嘿嘿你猜我最近又去哪儿浪啦

ET 我的密林王 (2)温柔领主x正经冷淡大王

“如果您要放逐陶瑞尔,就连我一起放逐好了”
“您凭什么阻止我离开?我是密林的王子,不是笼里的金丝雀”
“人人都说瑟兰迪尔王冷漠无情,ada,精灵是中土物种平衡的维持者,您就这样只关心密林的安危,全然不理其他种族的存亡,您的心真的是冰做的吗?”
“ada,是您令我心寒的行为使我被迫离开”
回忆中,梦魇里,莱格拉斯指责的冰冷目光历历在目。

瑟兰迪尔,多少精灵因为你战场上的决断而再也不能回到家人身边……

精灵王稳坐在高高的王座上,冰蓝色的眼眸低垂成一个悲天悯人的角度,美丽,威严,却十分空洞,瑟兰迪尔明显心不在焉,加里安小心翼翼地瞄了一眼高高在上的王者,近日精灵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着,瓷白红润的面食也露出不健康的惨白,“陛下,您的伤势触及龙伤,恐怕拖下去也不是办法,您还是快请爱尔隆德领主为您治疗吧。英明的陛下,请千万不要忧虑过多了,绿叶王子长大了却还没懂事,历练一下对他的成长也是有益的。”
“不了,谢谢你,加里安。战争刚刚结束,我有太多的事需要处理。”
“陛下……您”
瑟兰迪尔打断老管家的劝说,“加里安,你无需为我担心,我与森林签订过契约,我最近有些虚弱只是因为森林在战火中有些许损毁,森林的力量会自己复原的。”
是会复原,但是要长出原来的参天古木不知道要等上个几百年……您的身体可是每况愈下啊,加里安腹诽着。
加里安知道自己劝不动这位固执的王者,心里却盘算着只好偷偷去请爱尔隆德领主,话说我也好久都没有见到林笛尔了……
瑟兰迪尔在王座上看完了大臣们的报告,硬撑着的双眼里难掩疲惫,皱着好看的染霜浓眉揉了揉额角,站起身来准备回卧室,就在下最后一阶楼梯时却毫无征兆地向前倒去,正在一旁走神的的加里安下了一大跳,眼疾手快地扶住瑟兰迪尔,“陛下!”瑟兰迪尔却挂在加里安的手臂上对加里安焦急的呼唤毫无反应。
爱尔隆德当天就接到了一只飞得累到直接栽在书桌上口吐白沫的白隼送来的幽暗密林的信件,看到了加里安的描述和焦急,爱尔隆德儒雅的眉头不自觉地紧紧皱起,扔下手里正在写的文件,直接抓起外袍就急匆匆地带上林笛尔和一队卫兵赶往幽暗密林。
瑟兰,你作为一个国王可以那么优秀,你为什么就不能替自己操操心……
对不起,瑟兰迪尔,我曾经一直尝试压抑我的情感,但是今天我发现自己在听到你昏迷的消息后根本无法克制自己的担忧与心疼,我想,我的压抑像一块被一点一滴的思念蛀空的堤坝,此时已经被决堤的情感冲毁……

评论(16)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