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雕澜

诶嘿嘿你猜我最近又去哪儿浪啦

Et同人 我的密林王(3) (领主忠犬温柔攻x大王正经冷淡受)

Lo主吐槽:(*°∀°)瑟兰兰好像在病弱体质的道路上一去不返了,而且看样子是个情商不高的……嘛~爱隆隆要对你家那位温柔点哦→_→

幽暗密林还是像记忆中的那般,是一片阳光照不到的地下王国,或许是精灵王十分虚弱的缘故,密林似乎比平时更加阴冷,外围损毁的森林透着些颓败的意味。

“埃尔隆德领主,没想到您这么快就能到,今天时间已经不早了,您是否需要先休息一下?”加里安惊讶地看着一贯云淡风轻,学者一般儒雅的领主大人骑着健硕的精灵马,带着一小队精灵风尘仆仆地来到宫殿门口,看着这样英姿勃发胜过儒雅气息的领主,加里安觉得似乎只有几千年前的联盟之战中才见过。
“不用了,加里安,请即刻带我去见瑟兰迪尔吧。”加里安和站在埃尔隆德身后的林笛尔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严重的惊讶。

加里安将埃尔隆德带到门口就停下了,“领主大人,陛下今天早晨已经醒来了,我就不打扰您诊病了,如果有什么需要请告诉我。”

埃尔隆德点头示意后就抚上了那扇缠满藤蔓的厚重大门,藤蔓对维雅的力量似乎很亲切,在埃尔隆德手附上的那一刻就四散开来松开了门把手。纱幔围绕的大床上那个令埃尔隆德思念了几千年的精灵此刻卸下了王者厚重的华服锦袍正静谧地躺在柔软的被子里,左边脸上的伤口再也无力掩饰,猩红的筋腱狰狞地附在露出的白骨之上,丑陋得像是魔鬼,而右边完美精致的玉白脸颊则美的像天使,平日宽大的王袍下的身躯却意外的单薄,银发披散在米黄色的枕头上折射着跳跃的烛火的光芒,印在埃尔隆德夜空般的眼里,像是脉搏的跳动。

心痛万分地凝视着心爱之人的面孔,就在埃尔隆德轻轻抚上白皙如雪的皓腕时,瑟兰迪尔突然睁开了那双机警的眼睛,在看清楚眼前的黑发精灵后却又变得迷蒙起来,那双冰蓝色是水眸中露出惊讶又疑惑的神色,最终在黑发精灵关切的目光里抵不住疲惫慢慢阖上,又陷入黑甜的梦境。

感受到瑟兰迪尔这位倔强骄傲的王者的信任和流露出的脆弱,埃尔隆德平静的表面下其实早已被这种自己在瑟兰迪尔心中是不一样的这种情感给搅得难以平复。轻轻撩开瑟兰迪尔宽大的睡袍,单薄的左肩上盘踞着丑陋的龙伤,箭簇造成的贯通伤使伤口看起来更加狰狞,埃尔隆德心里一阵阵钝痛,颤抖的指尖小心地在伤口上涂抹上药膏,又施了许多个治愈的魔法后,才小心地包扎了伤口。

凝视着瑟兰迪尔有些苍白的脸庞,有些心悸地揽起一缕银色的发丝落下一吻,“瑟兰,我过去懦弱地顾虑太多,我不会再让你一个人面对一切了,能不能给我一个照顾你的机会?”

近几日埃尔隆德领主已经成了密林的常住客,在这位医术高超的领主“热心无私”的帮助下,密林王开始了灌药大业,在每天十几瓶各种药水的洗礼下,瑟兰迪尔已经可以每天清醒几个小时了,然而让瑟兰迪尔十分诧异的是自己几千年的老友似乎太过热心了,自己几乎每天清醒过来时第一眼看到的都是这位睿智的黑发半精灵正关切地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在自己清醒的时间里一多半都是埃尔隆德陪着聊诗和音乐或者各种中土趣闻,瑞文戴尔的事务都是派人送过来处理,而且埃尔隆德看着自己的目光中总压抑着一种随时都可能喷薄而出的复杂感情几乎让自己不敢看他那双深邃的黑眼睛。

Lo主: 爱隆隆啊,你家那位情商明显负数的精灵王可不好追啊╮(╯_╰)╭  lo主尽量助你一臂之力~

评论(5)

热度(53)